统筹城乡发展 缩小城乡差距——访我省经济学专家罗来武

罗来武,35岁,现任江西师范大学副校长,兼财政金融学院院长、经济学教授。1993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,获法学硕士学位,1997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,获经济学博士学位。先后在机关、企业、大学工作,出版专著8部,在《经济研究》、《经济管理》、《中国农村经济》、《中国工业经济》等一类刊物发表论文20余篇。

话题引入:在省委十一届八次全体(扩大)会议上,省委书记孟建柱指出,要更加注重统筹城乡发展。在统筹城乡发展的过程中,必须面对和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,就是如何缩小城乡差距。为此,我们特邀请我省经济学专家罗来武教授,就此问题作一剖析。

现状剖析:“三个差距”不容忽视

记者:当前,城乡差距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?

罗来武:城乡差距问题由来已久。当前,城乡差距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:

城乡收入差距拉大。改革开放后,我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是先缩小,而后又增大,并呈进一步拉大的趋势。根据我们的调查显示,1980年,我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比为2.13:1。1990年这个差距比缩小到1.77:1,但是,到2003年这个差距比又拉大到2.8:1。需要注意的是,上述收入差距比只是统计意义上的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差。实际上,城市居民的人均总收入要远大于农村居民的人均总收入。因为城市居民还可以获得各种各样的实际补贴,而农村居民不仅不能获得这些补贴,还要对农业生产进行投资。这一“加”一“减”再一“比”,使得城乡居民的实际可支配收入差距比更大。

城乡消费差距拉大。收入是消费的基础,收入差距拉大必然导致消费差距拉大。80年代中期以后我国城乡消费差距呈逐年拉大的趋势。我省的城乡居民消费差距走势和全国大体相当,差距逐年拉大,但是比例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1985年,我省城乡居民的消费差距比为1.63:1,1990年这个差距比拉大到1.76:1,到2003年,这个差距比又拉大到2.58:1。需要注意的是城乡差距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的重要原因是,从消费支出的比例也只能看出城乡居民在消费上的表面差距,如果把城市居民的各种隐性消费补贴算上,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的消费差距比可能更大。

城乡在教育、文化、医疗、社会保障、基础设施等政府投资领域的差距拉大。城乡差距不仅体现在收入与消费等经济发展方面,也体现在社会发展方面,体现在城乡居民能否直接享受的政府投资领域,如教育、文化、医疗、社会保障、基础设施等领域。从政府对教育领域投资的城乡构成看,2002年,我国政府在城市和农村的教育投资占教育总投资的比例分别为75.02%和24.98%,城市是农村的近3倍。从政府对文化领域投资的城乡构成看,2003年政府对城市文化领域投资总额是对农村文化投资总额的4倍左右。政府对医疗领域的投资同样存在巨大的城乡差距,而且这种差距进一步导致城乡居民在健康状况上的差距,而健康状况恶化是导致部分农村居民致贫的重要原因之一。从政府对社会保障领域投资的城乡构成看,在我国绝大部分农村地区,没有建立养老保险,农民还主要靠生儿育女来保障老年生活。医疗保险体系也十分脆弱,我国农村人口占全国总人口为70%,而公共卫生资源不足全国总量的30%。从政府对基础设施领域投资的城乡构成看,农村与城市的差距更是巨大。

原因分析:“四个比重”持续下降

记者:城乡差距形成的原因是什么?

罗来武:从经济学原理分析,城乡差距主要是由“四个比重”持续下降引起的,即农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明显下降;农业劳动生产率与全国平均水平的比值下降;农民人均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不断下降;农民的农业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不断下降。

记者:那么,是什么原因导致上述“四个比重”持续下降的呢?

罗来武:从历史原因看,我国的人地矛盾由来已久。农村人均产值不断降低,是造成城乡差距的微观基础。而农村人均产值的降低,最早并不是发生在新中国成立之后,也不是发生在改革开放之后。早在明代到清代期间,由于我国的农业文明发展极为成熟,人口急剧增加。由此,每人耕地面积由明代的3.23亩下降到清代的1.71亩,虽然亩产水平由173公斤增加到183.5公斤,但是每一劳动力的粮食产量由2013.5公斤减少到1311公斤。人口的急剧增加,是导致我国农村地区人均收入长期难以提高的根本原因。

从我国工业化和城市化发展的进程看,一方面,在工业化进程中,随着农业收益率的下降和农业产业的相对衰弱,更多的资源被配置到非农产业部门,农村出现了大量富余劳动力。但是,由于城市化进程的滞后,使得农村富余劳动力并没有较好地转移到城市和非农部门,工业化的快速发展反而加剧了城乡差距。另一方面,城市化进程本身也扩大了城乡差距。由于财政收入不足以用来为城市基础设施提供政府投资,绝大部分城市就通过土地经营的方式来为城市化提供资金来源。资金来源于低价征地和高价出让的差价收入。这种城市化方式造成了农民与政府及开发商之间的不公平交易,并带来了失地农民问题。

从农业自身发展看,农业自身没有发展好,也是造成城乡差距的重要原因。一方面,农业产业的天然脆弱性制约着农业自身的发展。另一方面,一些政策因素制约着农业的发展。长期以来,我国实行重、化工业导向战略。在这种体制安排下,农业部门承担着为重、化工业提供剩余和积累的职能。这种人为地从农村部门抽取收入补贴工业和城市部门的做法,加剧了城乡差距。

对策探讨: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统筹城乡发展,缩小城乡差距

记者:统筹城乡发展,缩小城乡差距,我们应采取哪些对策?

罗来武:解决城乡差距问题的根本出路不在农业与农村内部,而在农业外部,即在于通过工业化和城市化来吸纳更多的农村人口,实现农村人口的大转移。有资料显示城乡差距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的重要原因是,当工业与第三产业的就业人口比重超过65%时,城乡差距问题虽然多少也会存在,但它将不再成为严重的问题。当农业就业人口比例降到20%以下时,城乡差距问题将基本消失。

要通过工业化实现城乡统筹发展。研究表明,在工业化进程中,农村每减少一名富余劳动力,其家庭收入可增加400元左右,而且转移的劳动力本身还会带来收入。此外,转移富余劳动力,还可以提高农业生产的效率。从统筹城乡发展的视角出发,我省的工业化应该走如下道路:一方面,要使更多的农村人口能够转移到工业产业就业,解决农村富余劳动力的出路问题;另一方面,工业产业要使用更多的农业资源,实现工农产业的互动式发展。尤其要大力发展开放型经济,加大招商引资工作力度;挖掘和弘扬本地商业文化,大力发展中小企业;利用税收、金融支持等手段鼓励劳动密集型产业、农业资源密集型产业的发展,实现工农互动。

要通过城市化实现城乡统筹发展。推进城市化的进程,既可推动为第二产业服务的第三产业的发展,也可以推动第二产业本身的发展,吸纳更多的农村富余劳动力,这是解决城乡差距问题的一个重要途径。当前,要尽快进行城乡一体化对接,包括城乡人口流动一体化、城乡交通与通讯一体化、城乡教育一体化、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等;大力发展城市第三产业;以城乡统筹的观念推进我省城市结构的布局;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并与农村劳动力转移接轨,为农村劳动力转移到城市及出省就业提供培训服务。

要切实做好“三农”工作。工业化和城市化虽然是解决城乡差距问题的根本措施,但其解决的速度不可能一蹴而就,而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。即使在大量农民转移到工业和城市部门之后,农业本身也还存在一个发展的问题。为此,各级政府除了要继续采取措施发展好农业产业、切实增加农民收入之外,要进一步增强各级政府在农村地区的社会服务与公共物品提供职能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