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大红大紫到跌落神坛,《快乐大本营》成为历史,它做错了什么

2022年开年第一天,湖南卫视的新综艺《你好星期六》开播,这意味着陪伴的观众24年的综艺节目《快乐大本营》正式退出历史舞台,连句再见都没来得及说。这档曾制霸国内综艺史的娱乐节目就成为了历史。

要知道曾经的《快乐大本营》可是中国电视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的娱乐节目。1997年7月11日,一档有别于《曲院杂谈》和《正大综艺》的综艺节目出现在荧屏上,这档节目打破了国内固有综艺的说教与沉稳,凭借娱乐性强,互动多,成功突围。开播不久,《快乐大本营》的收视率一路走高,最高的时候达到了惊人的66%,也就是说每100个人中就有66个人是《快乐大本营》的受众群体。

初期的快本堪称创新互动游戏工厂,诞生了很多新鲜有趣的游戏,像《火线冲击》、《快乐传真》等,观众隔着屏幕都想参与,也正是因为创新性的加入游戏互动环节,为当时刻板僵硬的文娱节目带来了活泼俏皮的气息。快本的收视率在各个节目中一骑绝尘,那时候大家还不懂什么叫追星,每一期快本都会围绕不同的明星嘉宾来打造个性化的内容,多角度展现明星不同面,拉近明星与观众之间的距离。

比如1999年,年仅12岁的舒畅,作为最火的童星登上快本,漂亮得像个洋娃娃,因为年龄小,在外拍戏肯定想妈妈,李湘便告诉舒畅妈妈录制了一段祝福送给她,在舒畅回头看大屏幕时,她的妈妈却从门后直接走了出来,那一幕小舒畅惊呆的冲上去抱着妈妈便哭起来。在接下来的专访里,大家才知道舒畅是妈妈辛苦带大的,母女二人生活艰难,舒畅小小年纪一路走来十分不易,洋娃娃的外表下是一颗坚强独立的心。

快本的这期策划先展现惊喜,在深度挖掘母女亲情,在当年感动了无数观众,也让节目赢得了口碑与收视的双赢,成为了国民度最高的综艺,这时谁都不曾想到,《快乐大本营》退场的姿势会是这样难堪,但这一切其实早有迹可循。有网友说以前的快本是谁上谁火,后来的快本是谁火谁上,还有网友说以前的快本是游戏制造机,后来的快本是游戏搬运工。

《快乐大本营》已经从引领娱乐潮流的前沿位置逐渐退了下来,不再主动创造而选择了跟随和迎合,游戏环节常被发现抄袭的痕迹,内容粗糙,只剩下一群人在台上不明所以的傻笑,特意制造的快乐也是虚假的,也是短暂的,观众的耐心与好感逐渐被消解,也让沉淀了24年的ip逐渐失掉了口碑,节目不负当初,主持人也频频翻车,杜海涛代言理财产品爆雷,吴昕在二手平台出售钟汉良送的礼物被嘲,李维嘉代言的茶饮公司涉嫌诈骗,谢娜因买卖纠纷被告,何炅父亲严重违法失信,一宗又一宗的负面新闻并未打倒节目,直至收礼风波席卷而来,快乐家族才真的不太快乐。

2020年《快乐大本营》的几位主持人陷入了收粉丝昂贵礼物的风波之中,网上冒出何炅等主持人所收礼物品类五花八门,贵重程度更是令人折舌,有重达50克的金条、和田玉爱马仕领带,也有普纳达保温杯,6000一支的万宝龙特别款钢笔,还有各种奢侈品,大牌的高级香水等,而这些粉丝之所以要给主持人们送礼,是为了让自己喜欢的明星受到主持人的照顾,让他们获得更多的流量与曝光。

《快乐大本营》不再带给观众快乐,而是要带给粉丝快乐,又或者说《快乐大本营》的观众已经变成了饭圈的粉丝,快本也成了一个纯粹的追星节目,以前谁请谁红,现在谁红谁请,在嘉宾较多的时候还能明显看出一位嘉宾的镜头多少,是由他的摊位决定的,这种势利眼的节目形式早已离当初带给大家快乐的《快乐大本营》相距甚远。当一个节目只顾着娱乐,只顾着流量和热度,就会从娱乐至上变成娱乐至死,从收礼事件到过度娱乐化,《快乐大本营》早已忘却为观众服务的初心,只剩下了追寻热度和流量快乐大本营要换主持人,却让忘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,再加上时代变了,潮水已经改变方向流向新的海域,快本最火的时候互联网还不太发达快乐大本营要换主持人,信息也比较闭塞,大众的主要娱乐方式就是看电视,相比较严肃的说教节目,轻松愉快的内容很容易赢得观众喜欢,但有着第一个吃螃蟹的,后面自然会有青出于蓝的。

如今的综艺节目早已是遍地开花,《极限挑战》、《奔跑吧兄弟》、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脱口秀大会》等等,各种各样不一而足,满足了各种不同年龄段和心理的用户需求,相较之下,快本的模式已经过时,2017年后除了春晚,几乎没有人在真正通过电视看电视了,更没有人会像当初一样守在电视屏幕前准点收看,大家都将目光转向了短视频平台,整个电视行业的收视率都迎来的大幅度下降,还是老一套的节目必然将迎来淘汰,不再快乐的根本被砍掉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发表评论